又到6.4

又是六四了。想想22年前的我,才上高二。那年我的语文老师(几年前已经仙去了)很推崇“河殇”一书,号召我们想写好议论文的,都该去读读“河殇”。我还买了一本呢!确实写得很煽情。然后就4.26了,然后学生就去天安门请愿了。我那时候天天晚上抱着收音机听美国之音(那时候认为美国报道还算是比较没有倾向性的;台湾电台由于政治原因,所以大多不可信)报道最新大陆听不到的新闻。还很清楚的记得赶回家看赵紫阳去广场探望学生,还有王丹,吾尔开希等人和李鹏谈判的镜头。再后来说解放军开枪了,广场上死了很多人了(不过我后来综合各种消息,觉得广场上可能真的如大陆所说,没有死人;但是离开广场估计就死了一大片)。。年轻的心自然是站在学生一边的,对政府及其反感。

随后政府说过“决不秋后算账”的却开始算账了。我们高考的政治,时事都要加入这些春夏之交的动乱的事了。连我高考语文作文什么玫瑰花和刺我都联系到解放军了(或许就这样我的语文得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但自己还是很鄙视自己)。。我想我知道的那些学自连的人里面,我最敬佩王丹,最蔑视吾尔开希和柴玲。

每年都要盼望大陆什么时候给六四平反。每年都盼不到。不过我还是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应该能看到的吧?给我一个希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