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三文鱼,淘金

今天早上Amy和另一个老师学滑冰,那老师唯一有空的就是周六早上6点半!Amy只好早早就被妈妈送去了。碰上她的好朋友(每天都6点去滑冰!)滑完来家里玩,然后两个妈妈就定好下午出去看看秋色。难得嘛,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今天早上居然天晴了!

由她好朋友的爸爸定下路线,我们就跟他的车两家人出门了。Amy这个叛徒,跑去他们家的车上坐,不和爸爸妈妈同车了。那个爸爸说带我们去钓鱼,我们反正没钓过,就跟去涨涨见识吧。

在Sultan这个地方。走的是小路,没带路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还不错的风景。走了几步就到Skykomish River的岸边了。路上发现还有人在那野营!

IMG_0662IMG_0670IMG_0671

然后走着走着我觉得味道怎么这么臭,难道野营的人随地浇花?小朋友们也闻到了,她们可比我敢说,大声抱怨怎么这么臭!那个爸爸指着地上让我们看了一下,这下我恍然大悟

IMG_0673IMG_0676IMG_0680IMG_0681

-原来是死去的三文鱼!原来这里是三文鱼回溯产卵的地方。三文鱼产完卵后就死了,死尸飘到岸边,就发出腐烂的尸体的臭气。

由于太臭,也没钓鱼,就草草收场走回停车场。她爸爸提议去桥的另一边看看。反正也就几步路,加上他向小朋友们保证那边不臭,于是我们就走过去了。一走上坡,我们立即就被眼前广大的草坪给镇住了。

IMG_0686IMG_0690IMG_0693IMG_0694

好美的草地啊!穿过草地,躲过地上的一团牛粪Smile到了刚才那条Skykomish River更上游一点的地方。果然不臭了,因为岸边都是石头,没有泥地,所以三文鱼没法停下产卵,也就不会死在这。走了几步,有个老人在河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他拿了一铲子泥土,倒在一个盘子上,然后在河里涮啊涮的,不时停下看一看。我们好奇地停下问他在干嘛,他回答说他在淘金!还指出他手里的盘子里的金色给我们看!还真是,原来金子真是淘出来的!怪不得叫淘金!

他说现在一盎司黄金1700美元,他大概这样涮要1000-2000涮才可以涮出一盎司来。当然他还要回家再拿个吸的东西把黄金吸出来,积累到1盎司才拿去换钱。

叹为观止,今天开了眼界了!

一个月了

小鲲去Woodinville Montessori School的Toddler Program(其实就是个好听点的托儿所)整整一个月了。从每天爸爸放下她就要哭着拉着爸爸的裤子到现在不会哭了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了(当然和Amy这个第一天仿佛去WMS就如鱼得水的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妈妈每天中午11:45去接她她据说都是笑容满面地跑过来迎接妈妈。

这个嘛,孩子过得开心我就最满意了,不然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她-因为她妈妈全职陪了姐姐7年!我总觉得小鲲和我特别亲啊。。哈哈。。毕竟她是意外来的嘛。我最最中意的一个意外。而且她第一次和我去看NFL一点也没像她姐姐2岁那时候那样,嫌吵-害得我才看了半场就只好带她回家-她还很认真的看球呢!没有主场比赛时候在家里也很认真地陪我看电视转播。

这张是今年8月份对Minnesota Vikings队比赛时候的Kayla。瞧她看得多认真啊!今年哪天我把她和Amy一起带去看去。看看我能不能同时对付2个小孩。

7000050900000019700b

SIPF

Amy 今天去SIPF (Seattle Internation Piano Festival)参加Bach Competition。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钢琴比赛,只是巴赫级别里最低一级,A级。一共22位选手,比赛结果公布她表现还不错,得到第4名。(比赛结果分第1名,第2名,第3名,还有4个Honorable Mention,就是说有7/22*100%=31.8%的有名次几率。)

WP_000879WP_000876

还不错,我还以为所有参加的都至少可以得到Honorable Mention呢。得第一名的是她的笔友!

再过2星期去Ellensburg参加Sonatina比赛。希望也能有个Honorable Mention,或者拿到前3名Open-mouthed smile

因为我迟到了,没赶上录Amy,只有第一首的部分和第2首。而且因为我抱着Kayla,站的很偏只能录Amy的背影。第一首是Menuet in D Minor, 第二首是March in D Major。因为级别最低,所以没有安排在表演室比赛(那些给更高级别的孩子比),但这台施坦威钢琴还是很贵的(US$80,000+)。

Amy in SIPF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