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Washington State Math Championship

这个比赛是为5-8年级的孩子们准备的。像大陆流行的数学奥赛一样。本来这和Amy没什么关系,她才4年级嘛。不过2周前有人退出了,Amy就替补出赛。她学校一共出了4个五年级的组,其中有2个是4年级的:Amy一个,她班上还有一个台湾同学也出马的。不过我不觉得那个台湾的是替补,因为他是严重偏科,数学已经学到9年级的水准,其他科目却很次。

言归正传。早上6:30出门,一路顺风地开到了Blaine,差不多花了2个小时。闹哄哄1000多个选手聚集在体育厅里也不知道折腾什么,反正9点多后带队教练把每个小组领到分配的教室去,家长们就各自散去了(我们跑去West Washington University转了一下,原以为很近,不料开了一下才知道也在40公里之外!)

差不多12点15分比赛结束了,Amy很伤心地说很难,考的很差。果然最后公布个人前10名里Amy学校唯一一个获得了第6名(就是那个4年级的台湾男生!他是30题对了23题)。后来发现成绩发布网址,查了一下,Amy只做对了7题。

她的组(Bear Creek 5年级第2组)得了第75名(一共112组)。http://www.blaine.wednet.edu/mathchamps/Middle_School/2012_Results_files/5th%20Team%20Results.pdf

不过我觉得很不错了,要她能拿名次反而不好。她根本就没有准备,这样要真拿奖了她还不尾巴翘到天上了Bunny!明年真5年级了,她可以再去比一下,看看有没进步。

另外,今天Kayla在Blaine High School把妈妈才买的Nokia Lumia 710就给摔烂了(用还可以用,就是触摸屏花了)

nokia

人生顿想

其实想了有一阵子了。先说第一个想法吧:大概1个月前,知道一个西雅图这边最厉害的滑冰的华裔小女孩-才5岁就已经参加全国比赛了,当然没有你们会以为我说的得了前3名,据说第7名吧,关键厉害在于她才5岁,前途无限。说是她暑假要搬家去加州跟随关颖珊(Michele Kwan)的教练学习。这个雄心实在敬佩。像美国这所有的体育选手,在成名获得商家赞助之前,可都是自掏腰包的。像Amy现在是No Test级别,就是可以参加地区比赛了,这如果要去比一次的话,机票食宿自不必说,连教练去的费用也要掏的。所以就算是去一次东华盛顿州或者俄勒冈州比赛,费用都要2000多美元。所以Amy这个俱乐部级别的小比赛老能拿第一,但出去就未必了,而且这个第一也没什么大用,以后申请大学的话没啥分量;因此我们很犹豫,如果真有一个地区比赛的话,要在西雅图这边就让她参加,如果在东华盛顿或者俄勒冈我们就不去了。所以呢,在国内有政府掏也有好处的!

再说第二个顿想。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在QQ上参加了初中同学的群,高中同学的群,大学同学的群。几天前初中的语文老师参加个什么诗词比赛,写了首诗,然后群众投票好像超女比赛那样,谁的票最多谁就第一。于是我的初中同学都去投,居然根本不是学电脑的女同学发现把IE的cookie设置设成拒绝接受后,可以连续投票(当然也还要刷新网页而不是全自动),但最后老师也没拿第一。感想之一是电脑高手不一定学电脑;其次是我看了一下所有参赛作品都是歌颂祖国和党的:心里想党从小给大家洗脑洗得真彻底啊,美国政府一样黑,但起码容许作家发表作品攻击它,在国内谁敢发篇反动文章啊,简直是找死。好像“穷爸爸和富爸爸”里作者说的,(大意,非原文)“从小老师教育你要努力学习,长大了找份好工作,努力工作多挣点钱。然后富人们再通过税收把钱再拿回去.”那作者是在说美国,可中国又何尝不是呢。大家努力工作多挣了点钱结果又让政府高税收(看看物价比美国还贵!)收上去给领导们吃喝玩乐去了。

唉,不想了,党再不好还是有一点好的-起码让我没靠什么关系熟人出国了。当然,这是我做人的基本权利,总不至于我享受一点基本人权还要谢主龙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