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过得。。

Amy不在,我们趁机周6和周日都多睡了那么2个小时,很爽啊!还是挺想她的。今天早上起来就一直查邮件,看她要回来了没有;10点45分收到邮件,说大概12:30-12:45pm到。我们12点就出门去接她了。接到她一看,还好,没有缺少零件,也没摔伤什么的;哈哈,人家过的滋润着呢!问她想不想我们,她摇摇头,老婆心里不平衡了,我赶紧替Amy说她们是太忙着玩了,根本没空想我们!我们这边下了1天雨她们那边(Belfair)可是就是阴天而已。她们周6一天又去爬山,然后去划独木舟(canoe),然后回去做晚餐,忙得很呢!童子军的带队的妈妈说Amy坐在独木舟的第一排,很有力气地划桨呢!回去做晚餐的时候Amy还打了24个蛋然后把蛋搅匀呢。。我很自豪Smile

然后去Zen Garden喝午茶。接上Amy再去结果路上碰上什么骑自行车的大队伍,一路堵车,结果到那地方都1:40了!人还贼多,等吃上饭都2点20了。。吃得还算可以,唉西雅图的中餐就没几个地方可以吃的!

晚上Amy在淘宝上挑了件滑冰服,¥360.00+20.00邮费。准备寄到大姨子家里等她们暑假过来的时候带来,结果我花了1个多小时想付款-最后也没成功。首先花了半个小时发现建行付款时候IE就死了,最后才发现因为我是Windows 7 64位,所以要另外装程序。好不容易搞定,最后网银盾的密码我又不记得了Sad smile转去中行,我又把用户名和密码都忘了Sad smile真是祸不单行啊。中行的同学在我QQ名单上的又全部都黑着没上线。唉,只好去找外甥来买单了!太没面子了!!

Advertisements

第一次

凡事都有第一次。今天写的第一次是孩子第一次超过24小时离开爸爸妈妈。

Amy的女童子军队伍今天出发去野营2个晚上。惭愧啊,她野营的地方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不过这次据说还不是真的野营,是个小屋,可以容纳20多人大概。反正有3个带队的妈妈,我很放心地就让她去了。准备了一个很大的旅行包。

孩子很兴奋,虽然偶尔也会伤心要离开爸爸妈妈超过至少50多个小时了。我对老婆说,这是大学预演。平时整天埋怨孩子怎么烦人,真要离开了又会舍不得的。所以有个老2也很不错,可以推迟那么7年和我大眼瞪小眼Smile

Amy还不许我们3个周末趁她不在去温哥华玩!真是自私鬼啊。。

Amy女童子军从Brownie升级到Junior的毕业典礼

今天傍晚本来是Amy女童子军从Brownie升级到Junior的毕业典礼。定在6:30PM在一个人的家里进行。结果我们4点出来,想还早,Amy和她童子军的姐妹们下周5要去Belfair露营2晚上,所以我们想去替她去REI买件新雨衣和一双新的凉鞋,结果跑去Alderwood Mall的REI她喜欢的不是断码就是颜色不对。查到说Seattle的REI有她要的,看时间才不到5点我们就决定去Seattle的店买了再去参加毕业典礼。结果I-5堵车堵得一塌糊涂!等我们买完出来都6点了,开到地方已经6:45了。结果GPS显示地方正确,可是这个是豪宅,有铁栅栏把门,我们不敢进去,按了半天通话键也没人回答,只好四处转转再次确认地方没错,又开回去按铃,终于有人回答叫我们进去了,都已经7:10了!

这个豪宅是我去拜访过的最大的豪宅。光前院的路就有300多米吧,路的左右都是大树或者草地。然后进去2座楼房,1座大概是车库,旁边还盖了个温室,里面养花还有3只母鸡:)后院一大堆秋千啊什么的,还有很多的小路,是个森林!几十个小朋友和家长们在那或吃或玩。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总之,Amy因为晚到,错过了毕业典礼,结果Troop leader说再给她办个小仪式。

Amy graduated to Junior Girl Scout

然后讲了一下下周带什么,怎么集合。。然后一大群孩子又去疯了半个小时,大家终于散去了。Amy披上了Junior GS的丝带回来了。

又到6.4

又是六四了。想想22年前的我,才上高二。那年我的语文老师(几年前已经仙去了)很推崇“河殇”一书,号召我们想写好议论文的,都该去读读“河殇”。我还买了一本呢!确实写得很煽情。然后就4.26了,然后学生就去天安门请愿了。我那时候天天晚上抱着收音机听美国之音(那时候认为美国报道还算是比较没有倾向性的;台湾电台由于政治原因,所以大多不可信)报道最新大陆听不到的新闻。还很清楚的记得赶回家看赵紫阳去广场探望学生,还有王丹,吾尔开希等人和李鹏谈判的镜头。再后来说解放军开枪了,广场上死了很多人了(不过我后来综合各种消息,觉得广场上可能真的如大陆所说,没有死人;但是离开广场估计就死了一大片)。。年轻的心自然是站在学生一边的,对政府及其反感。

随后政府说过“决不秋后算账”的却开始算账了。我们高考的政治,时事都要加入这些春夏之交的动乱的事了。连我高考语文作文什么玫瑰花和刺我都联系到解放军了(或许就这样我的语文得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但自己还是很鄙视自己)。。我想我知道的那些学自连的人里面,我最敬佩王丹,最蔑视吾尔开希和柴玲。

每年都要盼望大陆什么时候给六四平反。每年都盼不到。不过我还是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应该能看到的吧?给我一个希望!